<var id="xfz1v"></var>

        <var id="xfz1v"><noframes id="xfz1v">

        相關信息

        • 沒有資料



        生命教育:通向幸福的生活

        作者:admin 來源: 日期:2020/5/5 11:17:58 人氣:
        摘要:教育、生活、幸福三者以人為聯結點,水乳交融。教育是生活的一部分,生活以幸福為目的。故教育以人的幸福為終極目的毋庸置疑。生命教育是引領人們通向幸福生活的階梯。只有實施生命化的教育,才能引領受教育者在當下生活中尋求幸福,在教育過程中感受幸福。
          關鍵詞:生命教育;生活;幸福
          教育是人類所特有的實踐活動。從其產生的淵源來看,它源于人類生活中的種種“需要”,即人類參與社會活動的需要和人類自身發展的需要。換言之,教育是為了人更好地生活而產生的。在生活中人是主體,人趨利避害的本性決定了人的生活與幸福是同一的,幸福是人在生活中所追求的永恒目標。因而,教育以人的幸福為終極目的是毋庸置疑的。那么,教育如何能夠實現這一終極目的呢?文藝復興時期人文主義教育家從自然教育的角度關注了人的生命的尊嚴和幸福,主張按大自然的規律和兒童的天性實施教育,促進兒童的身心和諧發展。而首次給予生命教育以系統探討的盧梭,承繼了生命教育的傳統,又超越了這個傳統,闡述了其獨特的生命教育觀,即彰顯兒童生命的價值。[1]在彰顯兒童生命價值中實現對生命幸福的追求。因此,生命教育勢在必行。生命教育就是“為了生命主體的自由和幸福所進行的生命化教育”。
          一、生命教育:引領受教育者在當下生活中尋求幸福
          教育作為最能體現生命關懷的事業,教育的目標不能僅僅是讓受教育者學會生存,更重要的是要引導受教育者理解生活、思考生活從而去追求幸福生活。[2]既然教育的終極目的是幸福。那么,是誰的幸福?如果是為了學生的幸福,又是為了學生何時的幸福,現在的幸福還是未來的幸福?環顧當今的教育,我們無奈地發現,教育并沒有給生活在教育中的學生帶來應有的幸福。反之,功利主義的教育方式使得他們逐漸遠離了幸福。逐日繁重的學習任務,使他們失去了自由、浪漫、充滿童趣的生活,在對知識無止境的追求中變得更加迷茫和無助。日本的《文藝春秋》在2008年6月刊登了他們對我國一些小學的調查報告,講到中國“小皇帝”的眼淚超乎想象。學校以成績劃分等級,甚至以成績判斷人品,一旦成績落后就被人譏笑為笨蛋。學生吵架,學習好的學生會以“我的成績比你好”來威脅對方。有的小學生每天做作業3個小時,而每10分鐘母親就來檢查做得如何。他們生活得很累,60%的小學生感到有壓力,10%的小學生想到自殺。目前,學生似乎成為了全社會最辛苦、最可憐、最不幸福的人。我們的教育也逐漸忘卻了它的幸福使命,學生在教育中所能得到的僅僅是一些系統的、無實際用處的、脫離學生現實生活的知識。他們的精神、情趣等這些生命本質的東西則逐漸被冷落、被忽視,出現了幸福失落的現象。造成這一現象的主要原因就是教育對學生當下生活的忽視。按照生活的時態劃分,可將生活分為:過去的生活、當下的生活、未來的生活。過去的生活是人曾經經歷過的生活,它影響著人類當下生活的狀態;當下生活是指人正經歷著、體驗著的生活,它直接影響著人的未來生活;未來生活則是人的一種可能生活形態。人的生活是個動態的過程,是過去生活、當下生活和未來生活的連續的過程。教育作為生活的一部分,它必將要觀照學生的以上三種生活。我們認為,教育必須以關注學生的當下生活為基準。因為過去的生活只能作為歷史供教育參考、借鑒;未來的生活以當下的生活為基礎,具有極大的不確定性;只有當下生活才是人們正在經歷著、感受著的生活。人們在當下生活中所歷經的事情、所產生的感情才是人們當下幸福的源泉。
          然而,現行的教育卻以犧牲學生當下生活為代價,期待換取未來生活中的幸福。無論是學校、教師亦或是家長都將生活中的幸福做了二元對立的區分,認為要想享“福中!,必先要吃“苦中苦”。這使得孩子們長期處于“苦讀書”的境遇中,他們早起晚睡,常年處于勞累狀態之中,在追求幸福的過程中逐漸失去了幸福。類似“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的名言警句時刻在人們的心里縈繞。殊不知,幸福生活是人一生的追求。幸福是與個人的生活直接同一的,是內在于每個人的生活過程之中的,是每個人在實現自己目標的過程中都在追求的。幸福源于多姿多彩、豐富神秘的生活,生活的各個階段都蘊含著幸福的元素。當下生活是人正經歷著、體驗著的生活,是生活在當下的人們最熟知的生活,它自然包涵幸福的元素,對當下生活的漠視就是對當下幸福的拋棄。任何試圖以犧牲當下生活以及當下幸福為代價來換取未來幸福的做法都是不可取的。因為幸福是不可以儲存和轉移的,教育不能以犧牲今天的幸福為代價去換取明日不知是否會到來的幸福。試問,倘若孩子們從小就失去了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失去了感受幸福的能力,他們怎能對未來的生活充滿信心與希望呢?既然當下的生活、現實的生活也是生活,同樣蘊含著豐富的幸福元素,那么,有什么理由讓孩子們為了明天未來的生活而犧牲現在的幸福,使孩子們當下的生活變得索然無味,苦不堪言呢?導致“一個生命在時間的此岸盲目地獨白,而另一個生命在空間的彼岸上無言地等待”  [3]的狀態不斷重演。脫離學生當下生活的教育以物化、工具化、符號化為原則,使教育喪失了其精神實質,拋棄了其自身尋求人類幸福的使命,忘卻了引導人們走向幸福的終極目的。因此,教育應當引導學生活在當下,珍惜當下生活,享受當下幸福,使生命不留遺憾。
          需要指出的是,生命教育強調要關注學生當下的現實生活,引導學生在當下的生活中尋求幸福,并不是要放棄教育對未來理想生活的追求,也不是割裂當下生活與未來生活的聯系。我們所要追求的是在過好當下幸福生活的前提下去實現未來的理想生活。如果一味地強調教育為未來生活做準備,而放棄當下生活,丟掉當下幸福,就會使得教育無法展現它對生活的整體意義,也會將教育自身的魅力丟失得蕩然無存。杜威指出,“在教育精神方面最需要的改革就是從現在的生活中表現教育的意義,而不要把教育看作僅是將來生活的準備;而且,只有這樣,教育才能真正地成為將來生活的準備!保4]所以,教育只有回歸到對生命本身幸福存在的追求,即引導學生珍惜自己的當下生活,在當下生活中幫助學生尋求幸福、感受幸福,才能使學生快樂地學習,才能激勵他們去追求美好的生活、去創造未來的生活。生命教育的終極目的就是致力于幫助學生走好每一段的“當下”生活,從而獲得美好的未來。因此,只有通過生命化的教育,教育引領人類走向幸福的終極意義才有可能實現。
          二、生命教育:引領受教育者在教育過程中感受幸福
          教育作為一種關涉人類幸福的活動,從其精神實質上講,無論是它的結果還是過程都應是幸福的。教育本身意味著求真、求善、求美,而對真善美的追求又意味著知識的增長、能力的發展、心靈的充實、智慧的養成、德行的陶冶、精神的自由、人格的獨立、價值的實現和創造性的提升,這些都是人性之所向,都是人的幸福的重要源泉。[5]然而,正如上文所述,我們的教育沒有實現其終極目的,它沒有給學生帶來應有的幸福。教育之所以嚴重背離了幸福,除了教育遠離學生的當下生活外,另一個原因就是教育過程中幸福因素的丟失。
          “幸福的關鍵點就在于幸福不能僅僅通過好的結果來定義,而還必須由美好的行動過程來定義,否則不可能有幸福。要能夠意識到幸福之所在,這需要有雙重關注,即不僅意識到結果的價值,而且尤其意識到通向結果的行動的價值,不僅把結果看作是幸福的生活,而且尤其把行動本身看作是幸福的生活!保6]就教育而言,只有教育過程本身是幸福的過程,教育的結果才有可能是幸福的。否則作為教育結果存在的幸福也會被教育過程中的不幸所抵消。所以,幸福的教育過程是實現教育終極目的的充分且必要條件。
          實現幸福的教育過程,首先是教師必須形成“讓幸福走進教育過程”的教育意向。教育是一種意向性的活動,教育意向是教師職業認同的基本條件,而教育愛則給教育意向注入了生命的活力。實現幸福的教育過程需要教師和學生的共同努力。[7]教師和學生既是教育過程的主體又是幸福的直接體驗者。但是,作為“傳道、授業、解惑”者,教師在教育過程中處于主導地位,其在教育過程中的教育意向是影響幸福走進教育過程的直接因素。教育意向是教師對自己在教育過程中的教育行為所要達到預期效果的主觀傾向,它對教師的教育活動具有指向性。如果一名教師認為,在教育過程中最重要的是讓學生在有限時間內盡可能多地掌握系統的科學文化知識,并將學生的分數作為他所追求的唯一目標時,那么在這樣的教育意向影響下,教育過程就是一種單純的知識傳授過程。教師為了學生能夠獲取高分而不斷鞭策學生進行超負荷學習,對學生美好情感的培養、科學態度的養成以及正確價值觀的引導統統拋在了腦后,學生逐漸變成了知識的奴隸、考試的機器,本應多彩的生命就會逐漸被同構。在這樣的教育過程中,沒有關懷、沒有愛、沒有對知識的深沉渴望、沒有對生活意義的認真思索,剩下的只是學生難以言說的痛苦和無力消化的繁雜知識。幸福也就自然地失去了其存在的基礎。令人失望的是,由于應試教育的影響以及世俗力量的推動,具有上述教育意向的教師在當今的教育中不在少數。這就造成了幸福與教育的普遍背離。所以,提高教師的素養,使教師形成正確的、符合教育內在精神的教育意向對于實現幸福的教育過程來說至關重要。作為一名教育工作者,他首先應該認識到教育事業是一個幸福的職業,教育過程是師生共同創造幸福、享受幸福的過程。教師只有認識到這一點,他才可能主動地去發掘教育過程中的幸福因素,并不斷引領學生感受教育中的幸福、體驗此時此刻當下的幸福生活。也只有這樣,教育過程才會真正成為學生樂于投入的過程。學生再也不會因為學習而感到痛苦,教師也不會因為學生的分數而感到迷茫,幸福才有可能洋溢于整個教育過程之中。
          實現幸福的教育過程,其次是教師必須提升學生感受幸福、創造幸福的能力。幸福既是一個客觀存在,又是一種主觀的心理體驗,其本質是人的一種主觀感受。即幸福的獲得雖然要以一定的外界條件為基礎,但更重要的是取決于個體自身對幸福的感受能力!笆欠衲軌颢@得幸福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是否能夠敏感到幸福之所在,從這種意義上來說,幸福又是一種能力。這一點是殘酷的,如果不能知道如何獲得幸福,那么無論多么好的條件也是沒有用的!保6]當今社會,科技的迅速發展給人們帶來了豐裕的物質生活,學生們擁有優越的生活條件和學習條件。而且現在的學生大多為獨生子女,他們在家庭中享受著長輩的無盡關愛。他們的生活并不缺乏幸福的客觀元素。雖然當今的教育也暗含幸福元素,但很多學生仍然感覺自己是不幸的,其主要原因是當今學生缺乏感受幸福的能力。教育作為關涉人類幸福的實踐活動,其過程就是應在引導學生走向真、善、美的過程中提高學生感受幸福、創造幸福的能力。無論是提升學生感受幸福的能力還是培養他們創造幸福的能力,教育都不能脫離和孤立于學生的生活世界。因為只有與學生生活有關的教育,才能引發他們的興趣,才能使學生真正投入其中。幸福也是如此,只有經過了學生自己的內化、認同,才能由此引起他們相應的幸福感受。強行的、未經內化的、與學生的現實生活相脫離的幸福觀,是無法真正讓其習得感受到幸福的能力的。教育過程中,學生只有“心向幸!,才能夠在教育活動中有意識地去追求幸福、創造幸福。不然,即使教育過程中充滿著幸福,對于缺乏幸福感受力的學生來說也是徒然的。幸福的教育過程需要具有善于捕捉、發現、創造幸福能力的教育主體的努力才能夠實現。
          需要指出的是,創造幸福的教育過程,讓師生在教育過程中享受幸福,并不是鼓勵學生放棄學習生活中必要的艱苦,任他們自由玩耍。學習畢竟是一種需要付出辛苦努力的活動。絕對的清閑與絕對的自由也必然不能帶來真正的幸福。實現幸福的教育過程,教師應在正確認識學生身心發展規律的基礎上量力施教,并逐步引導學生正確認識學習過程中的快樂與艱辛,使學生能夠通過自己的意志,努力戰勝學習中的困難從而獲取學習生活中持久的幸福。
          生命教育作為教育的存在形態,是為了生命主體的自由和幸福所進行的生命化的教育。生命教育應力圖做到:師生在學校的每一段時光都蕩漾著生命的情懷,在校園的每一個角落都充滿人性的溫暖:笑聲朗朗,書聲朗朗,歌聲朗朗……。每一個人的優長都能夠得到充分的綻放,每一個人對未來都有著樂觀的向往,在每一個人心中培植起對于教育無限信任的力量。同時,生命教育強調讓課堂充滿關注生命的氣息,讓生命的活力充分涌流,讓智慧之花盡情綻放。在這樣一種自由且充滿理智挑戰的學習氛圍中,學生感受到的不是無形的壓力,而是一種幸福的生活。
        內容分享:
        暫無任何評論
        學校簡介 | 領導致詞 | 機構設置 | 成績查詢 | 網上報名 | 建議留言 | 聯系學校

        友情鏈接:

        萬州醫護專業
        重慶中意職業技術學!“鏅嗨©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023-58693388 傳真:023-58693388
        地址:重慶市萬州區五橋長嶺大道72號(318國道旁) 郵編:404020 渝ICP備12000824號 學院郵箱:cqvist@163.com 網站地圖
        成年在线观看免费人视频

        <var id="xfz1v"></var>

              <var id="xfz1v"><noframes id="xfz1v">